东莞福寿殡仪服务
东莞福寿殡仪服务联系电话
当前位置: 主页 > 殡葬资讯 >

殡葬工战50℃高温 每天要喝10多斤水

时间:2012-07-24 19:25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对抗三伏天的酷热,很多人可以吹电扇孵空调,而有一个特殊的人群反而得守着火炉每天工作8个小时———

  昨天,苏城最高气温34℃。可工作在苏州市殡仪馆的殡葬工们始终坚守在殡葬服务的最前沿,用汗水谱写着平凡而感人的劳动者之歌。

  ■车间内仪表显示炉内温度960℃,炉 外 温 度53℃,迎面炽热的火光烤得他脸色通红,汗流浃背,汗水顺着他的脸颊一滴滴地落下,衣服湿透了贴在身上,结出了碱花。

  火化工:衣服贴在身上结出碱花

  昨天上午10时,记者一走进市殡仪馆火化间,就如同进了“桑拿房”,在空地处站立不到半分钟时间就全身湿透,随身携带了一个温度计,红柱线停在了50℃刻度位置。“听老师傅们说,一年中,夏季是最煎熬的日子,车间温度始终都在50℃左右,身上衣服要汗湿无数遍,现在我也深深体会到了这份工作的艰苦”,刚通过社会公开招聘进来的大学生杨小东一边操作火化炉,一边和记者交流,还不时调节炉内风压大小。这时,仪表显示炉内温度960℃,炉外温度53℃,迎面炽热的火光烤得他脸色通红,汗流浃背,汗水顺着他的脸颊一滴滴地落下,衣服湿透了贴在身上,结出了碱花。“我们火化工每天在炉前工作8个多小时,除了午饭时间外,其他时间都基本寸步不离地守在火化炉前。工作看似简单,其实不易,火化的责任重大,误差率必须为零,因此丝毫不敢怠慢,关键就是要控制好炉膛压力和温度,才能保证遗体的充分火化。之后,还要经过拣骨灰、整理、装盒等一系列程序。在这样的环境下工作,自己都不知道衣服会湿多少回,但每天起码要喝10多斤水。”小杨一边操作火化炉,一边讲述自己的工作。大约过了50分钟,一具遗体从焚化炉里退了出来,他用对讲机通知引导员带领逝者家属进场。说了些安慰逝者家属的话后,小杨就迎着扑面的高温,帮他们一起拣骨灰,并碾碎后装入骨灰袋。家属看到他大汗淋漓地为他们的亲人服务,多次掏出小费致谢,都被他婉言谢绝。逝者家属离开时向他挥手致意,而他却不能说“再见”,只是深深地鞠上一躬。

  ■现在城市在“长高”,高层小高层的楼房多了,电梯又太小,要把遗体从20多层抬下来,不要说现在的高温天气,就是冬天也要冒一身汗。

  接运工:不分昼夜送逝者最后一程

  遗体接运是殡仪馆最难干的活儿,因为无论什么样的遗体,都是接运工第一个接触,有的血肉模糊、有的面目全非、有的身首分离、更有的腐烂发臭……

  昨天下午,接运班班长张卫元深有感慨地给记者讲述接运工的“酸甜苦辣”,遭遇车祸的遗体虽然血肉模糊,但还算“清爽”,最难忍受的是高度腐烂散发恶臭的遗体,皮肤跟浆糊一样软,蛆蝇从遗体中冒出来,让你没法下手,那味儿闻着就让人吐,能让你半个月都吃不下饭。有一次,值班接运工去吴中区西塘桥运河边上接一具腐尸,由于在水中浸泡时间长,遗体发出的异味让人翻肠倒胃。还有就是现在城市在“长高”,高层小高层的楼房多了,电梯又太小,要从20多层抬下来,不要说现在的高温天气,就是冬天也要冒一身汗。

    说罢,电话铃响起,接运遗体的命令来了。遗体接运工邹全金和同伴钻进驾驶室,驱车30分钟赶到群星苑小区。小区道路狭窄曲折,楼道又窄又小,逝者所在的屋内只有一台电风扇,吹过来的热气中夹杂着呛人的异味。邹全金和同伴小心翼翼地将老人遗体包裹好,轻轻地抬入棺内,然后一层楼又一层楼、一个台阶又一个台阶地将逝者从11楼抬到灵车上。这时,他们已全身湿透、双臂酸痛。

  下班后,殡仪馆值班电话的铃声又响起,行政值班员赵雪明接到苏大附一院打来的电话,记录完详细资料后,他迅速派单给接运员车明非等。他们用冷水湿了湿脸,便匆匆赶往那里。半小时后,值班电话再次响起,另一档值班人员樊征雄、张东也应单出车。当晚夜班共接单11个,2档人员连轴转。一个晚上,大家都没有合眼,每个班的行程都达到300公里。

推荐阅读:记者体验:殡仪馆火化车间5小时
------分隔线----------------------------
随葬用品



关于我们殡葬文化东莞殡仪服务东莞殡葬服务东莞殡仪馆在哪儿东莞殡仪馆电话东莞殡仪馆办丧流程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2002-2012 东莞福寿殡葬礼仪网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东莞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