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福寿殡仪服务
东莞福寿殡仪服务联系电话
当前位置: 主页 > 殡葬资讯 >

殡葬礼仪师工作感悟拿钱表达悲哀是现代人悲哀

时间:2012-07-08 19:4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姜笑 32岁,大兴殡仪馆办公室主任。他有很多“奇怪”的理论,自认为是想得有点多。

  32岁的姜笑名中带“笑”,但却干着跟“哭”有关的工作。

  工作地点被他称为“上帝驻大兴办事处”,虽大小也算个干部,但他最希望别人叫他“殡葬礼仪师”。

  他还有个副业,在剧场说相声。用他自己的话说,是“白天看人哭,晚上看人笑”。

  说相声的殡葬师

  姜笑整个少年时代在父亲创办的少年艺术团里学习曲艺。

  幽默早在骨子里种下。他父亲姜顺魁有时候也琢磨,要是一直让姜笑钻研相声,说不定儿子如今也能成“名角儿”。

  姜笑18岁那年,赶上大兴殡仪馆招人,姜笑决定“不能再跟家伸手要钱”,报名去了殡仪馆。

  殡仪馆的招聘启事写的是招网络建设人员,但到了才知道,原来什么活儿都得干。

  姜笑还做过两年遗体化妆和美容,遇到特别难的活儿,需要连夜做。荒郊野外的殡仪馆,遗体美容间里打个喷嚏都有回音。

  操作台上躺着面目全非的逝者,一整夜姜笑一边干活一边念叨“我肯定让你美美地走。”

  姜笑特别反感一些看法,“我们不是大家想得那样的”,不敢参加别人婚礼,性格木讷,对死亡看得很麻木等等。

  姜笑说,只要是人,就有不同的侧面,怎么可能一个样呢?他自己就“特爱参加婚礼,吃的比别人都多”。

  姜笑每周要去剧场说几次相声,至少听一次音乐会,“每天和死打交道,我们比常人看得透,更懂得生活,也更会享受生活。”

  反感称呼“烧死人”

  经历了殡葬行业几乎所有的工种后,姜笑成为殡葬礼仪师。所谓礼仪师,类似婚礼的司仪,帮着逝者的家属操持后事。

  但在这个行业做久了,姜笑觉得“葬礼都成了形式,逝者变成了道具”。

  姜笑举了一个例子,逝者若是个老太太,礼仪师的悼词里准会有一句,“含辛茹苦,把子女抚养长大”。

  结果有一次,家属找到姜笑说,死的人是自己的后妈,不存在“含辛茹苦”。

  也许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姜笑开始思考,成了殡葬行业“精神上的叛逆者”。

  父亲姜顺魁记得一次和儿子聊天,儿子突然扯高嗓门说,中国传统上对往生敬畏,怎么能一竿子都打成是封建糟粕?

  姜笑对父亲说,鬼神之说是封建迷信,但是几千年的殡葬文化,仪式本身的庄重,人们对另一世界的美好祈愿,不该被丢弃。

  那一次姜顺魁第一次强烈感受到,儿子就是该做这个行业。

  姜笑开始阅读大量书籍,他家中的书架上,堆的是《死亡简史》、《埃及生死书》等和死亡有关的书籍,中间还有一些哲学、心理学的书目。

  刚参加工作的时候,总会有人跑到跟前问,年纪轻轻一小伙子,怎么就跑去烧死人呢?当时听到这个姜笑会生气,“烧死人”三字尤其刺耳。

  殡葬狂想日记

  “每个逝者都有不同的故事,为什么我们不能在最后一程静静听一听呢?”但是更多的时候,一切是匆忙的,被送来的逝者或被推进冷柜,或者直接推到炉内火化。

  一个小时,一缕青烟,就什么都没有了。

  “国家提倡厚养薄葬没错,但是薄的是程序,不该薄亲情。”姜笑感慨一切太快了,甚至现在市场开始推出什么殡葬套餐、一条龙服务。“人生最后的旅程怎么能跟盒饭一样呢?”

  “拿钱表达悲哀是现代人最大的悲哀。”姜笑说,如今殡葬行业的确存在暴利。但是催生暴利的是什么呢?人们为什么要大把大把砸钱才能表达自己的悲痛呢?

  去年,姜笑自费去了一趟台湾。中间参加的一次葬礼让他印象深刻,逝者生前是卖豆花儿的,在当地很有名。

  葬礼前的一天,逝者的儿子亲手做了一夜的豆花,第二天追悼会上,为每位宾客端上一碗热腾腾的豆花。大家端着豆花,追忆逝者的音容。姜笑觉得那个场景,“肃穆极了。”

  从台湾回来后,姜笑开始梳理自己的想法,一些不被人们理解的“奇怪”理论被他敲到电脑上,取名《殡葬狂想日记》。

  姜笑开玩笑说,自己去台湾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看看自己正常不正常。去过之后他安心了,“我是正常的。”

推荐阅读:全省民政系统民主评议政风行风工
------分隔线----------------------------
随葬用品



关于我们殡葬文化东莞殡仪服务东莞殡葬服务东莞殡仪馆在哪儿东莞殡仪馆电话东莞殡仪馆办丧流程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2002-2012 东莞福寿殡葬礼仪网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东莞SEO